時隔近4個月,昆山特大爆炸事故還是趕在2014年收官的最後時刻,沒讓這條新聞爛尾。
  來自昨晚的消息說,國務院作出批覆,同意對事故責任人員及責任單位的處理建議,對包括江蘇省副省長史和平在內的35名地方黨委政府及有關部門工作人員分別給予相應的黨紀、政紀處分。其中昆山市委書記管愛國被黨內嚴重警告處分、免職,市長路軍、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張玉林、副市長黨建兵、市安監局局長張峻被撤職。此案另有中榮公司董事長吳基滔等18名責任人,已移送司法機關採取措施。
  造成146人死亡的昆山慘劇,這是事後記多少領導的過、卸多少領導的職,都無法輓回的巨大損失。但此次依據黨紀國法的追究問責,相對以往的重特大事故處理,板子打得更加實在些,可謂大快人心。從副省長史和平、蘇州市市長周乃翔、江蘇省安監局局長王向明被記過,到相關責任人移送司法,再到昆山市諸多一把手被撤職,彰顯的是問責的嚴厲、法治的進步,更告慰了逝者與他們的親人,警示了社會和權力。
  震驚中外的昆山爆炸事故,經過國務院調查認定,這是一起生產安全責任事故。換句話說,這場悲劇是人為的,是完全可以避免的。生產安全責任事故接連不斷,歸根結底的責任還在於處罰的力度不到位。很多因為安全生產責任事故被處理的官員,不僅今天摘烏紗、明天換官袍,而且跌倒之後換個仕途的跑道,反而跑得更快了。而異地任職、東山再起的官方理由竟然是,培養一個領導幹部不容易。這種冠冕堂皇的措詞,傷及的不只是民意,更是黨紀國法的嚴肅性,也助長了很多官員不把安全責任事故問責當回事的僥幸心理。
  “培養一個領導幹部不容易”的最終結果是,社會成員在生產過程中的生命安全出問題,是一件很容易發生的事。也因此,每次生產安全事故問責後,民眾拿韓國等官員辭官謝罪跟國內官員的處理結果比,越比越不滿意,越比越覺得心寒。
  民眾將中國官員與國外官員在同一類事件的處理上作橫向比較,其實是對比權力之於民眾生命的敬畏態度,比逝去的生命被法治所敬重所保護的程度。事實上,人為的災難性事故發生之後,即便將相關責任人的權力齊齊擼光,都無法輓回已經逝去的生命,但至少對於生產一線的民眾來說,卻是一種實實在在的生命止損。因此,與其說民眾希望通過嚴懲官員失職來解氣解恨,不如說是希望高高舉起、又重重落下的黨紀、政紀與國法大棒,能夠給民眾生命財產安全,堵上不該張開的人為漏洞。這也是人們總是惦記著生產責任事故中被問責的官員不時復出,所留下“心病”的原因所在。
  (原標題:昆山問責,法紀平息安全“心病”)
創作者介紹

ghlxrkfndbcvj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